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岳老松

-《沁园书屋》欢迎您 http://yjiawso.blog.163.com/

 
 
 

日志

 
 

【散文】遗憾  

2018-06-17 20:39:13|  分类: 悠悠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遗憾 - 中岳老松 - 中岳老松



【散文】遗憾

 

【原创】中岳老松

 

 

今年的父亲节是六月十七日,也是父亲的忌日。九十大寿后的第七天,父亲无疾而终,永远离开了我们。冥冥中父亲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在眼前。一幅幅画面有如幻灯,闪现在脑海之中,令人心碎。

 

记得在北京的东单,初夏的季节,白日里阳光明媚,晚间凉风习习,计划司的领导来看望父亲,一盏香茗,两袖清风,棋逢对手,谈笑风生。我却不知天高地厚,围在桌前,指点江山。父亲嗔怪地责备我不懂事,客人反倒是夸我说孺子可教也。于是乎两人的对弈,演绎成了三国鼎立。

 

在印象中,父亲总是忙忙碌碌的,在北京是这样的,到了武汉在湖北省燃料工业厅时也是这样的。那时父母均在厅里工作,午餐和晚餐是在厅里的职工食堂吃饭,可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多,晚饭就更不用说了,多是我们兄弟自己买饭,沿着南京路从江边走到京广铁路自己回家。后来父亲母亲调到鄂南矿务局,离开了武汉,我们的生活就全部自理了。不同的是吃饭改在江汉路与花楼街路口的鄂南矿务局驻武汉办事处的职工食堂。那几年几乎很难见到父亲。

 

与父亲见面的机会多一些的是在河南。但在十年动乱时期,不是父亲不能回家,就是我不能回家。相聚的时间极少。那时与父亲的交流往往是留字条,而且是父亲留条给我。向我汇报他的工资开支情形,给在武汉的家汇款是多少,自己又花了多少钱买了肥肉炼了油,那时父亲的工资是97元,定期向家里汇款是70元,余下的除了他自己的生活费用外,还另存点钱,以备年底时买些猪肉腌制,春节好带回武汉。

 

真正与父亲在一起生活是在80年代初。父亲调入职工子弟学校后,我来到他的身边。这时我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父亲的工作依然很忙,要编写教学大纲,要培训教师,但我能感觉到父亲的心情好了许多,在他的努力下,教学步入了正轨,培养出了不少的骨干教师,在他67岁时才依依不舍地告别工作退休了。可是在一起生活,我们却没能照顾到父亲多少,反而让他贴补了许多。我对钱的概念不多,因自理生活惯了,形成了得过且过的习惯,理家是我的短项,舒适和安逸虽然知道,但却不追求,有饭吃有床睡就行了。父亲却在无声中为了兜了底,让我把精力全部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不知是否是言传身教的原因,我也是个工作狂,除了工作,别无他想。在我有时间、有条件时,没能陪着父亲出去走走,陪他去一些他想去的地方。那些年单位因公出差较多,出差时间稍长,父亲在家就会无端地发火,老伴对我说起这些琐事,当时我并未感到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是我没有顾及到老人的感受。他是以一种他认为合适的方式在提醒我,求我有机会也陪他外出走走,可我却一次次地令他失望了。父亲的离世,在他身旁的我,没有尽到孝道,没能在他最需要我扶助的时刻,帮助他实现他的梦想,让我终生遗憾。


父爱如山,伟岸如磐。聆听教诲,泽倍无疆。

 

 

二〇一八年六月十七日


【散文】遗憾 - 中岳老松 - 中岳老松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